女浴室发现被人凿出一个洞


八月,炎夏,滨海市。
每天晚上十点是陈扬最期待的,因为这个时候,少妇苏晴就要去公用卫生间里洗澡。
陈扬租的是廉价房,和苏晴共用一个卫生间。那卫生间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,一块碎砖头有些松动。陈扬这个家伙第一天来就发现了这个秘密,然后便开始了无耻的偷窥。
虽然这样做不太道德。但陈扬觉得要怪就怪苏晴实在是太漂亮,太有韵味了。她的身材,好得令人发指。
说起来,苏晴今年二十八岁,目前在一家手机专营店里做营业员。她是离异的少妇,独自带了六岁的女儿小雪在这座城市生活。
每天晚上,陈扬看着苏晴穿着黑色的小西服,黑色套裙,黑色丝袜回来的时候,陈扬就觉得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。
这女人,实在是太动人了。天生的一股子媚意,脸蛋跟水蜜桃似的,一捏能捏出水来。
这时候,卫生间里传来水声哗哗。
陈扬心里也是算计着时间,他兴奋的从床上跳了起来。这苏晴,每天洗澡的时间真是准时啊!
他快速来到了那碎砖前,抽开了碎石。
这大夏天的,出租房里烧热水也麻烦。所以苏晴用的是冷水洗澡,这样便也没有什么雾气。很好的方便了陈扬这色胚子。
他马上从小洞里看见苏晴脱光了衣服,就在卫生间里抹了沐浴露。
那丰盈的娇躯完美无瑕的在陈杨眼前呈现。陈杨激动到爆,不由自主的伸手到了裤子里面……
发泄完毕后,陈扬才满足的将碎砖堵了上去。他觉得这样的日子真是美妙到了极点啊。
夜色已深,陈扬躺在床上抽起烟来。
别人都是事后一根烟,他想自己这也算是事后一根烟吧。
早上七点,陈扬准时起床。他拿了洗漱的缸子到公用卫生间的时候,正看见苏晴穿着黑色套裙,微微翘着臀在洗脸。
那裙子格外的紧绷。
陈扬在后面看的眼睛发光,大早上的,姐姐你这么玩,实在是让人把持不住啊!
陈扬的脑海里不禁想起晚上偷看苏晴时,那春光美妙的一幕。
这么一想,他的生理特征就有了强烈的反应。
刚好这时候,苏晴洗脸完毕,转身便看见了陈扬。
陈扬不由大窘,如果让苏晴看见自己的小帐篷,那她还能不明白自己的龌龊心思。
陈扬灵机一动,迅速弯下身子,捂住腹部,苦着脸道:“不好意思,肚子疼,着急。”
苏晴走路还有些不自然,她本来还想跟陈扬打招呼呢,见状连忙让了出来,说道:“我刚好完了,你快进去吧。”
陈扬关上卫生间的大门之后,这才长松一口气。暗忖,这苏晴可真是个勾人的小妖精啊!
想自己在国外的时候,也是见识了不少美女的。俄罗斯的妖精,美国的奔放妞,法国的浪漫妞等等。但是这么多美女,都没一个有苏晴这么有味道啊!
洗漱完毕后,陈扬整理内务后,就要出门。
巧的是,苏晴也带了女儿小雪要出门。
小雪长的很漂亮,穿着白色的小裙子,黑色皮鞋,跟个小公主似的。这小丫头,见了陈扬,马上乖巧的喊道:“叔叔早上好。”
陈扬顿时大乐,说道:“小雪好。”他说着就上前,一把将小雪抱起,说道:“来,香叔叔一个。”
小雪马上涎哒哒的在陈杨的脸颊上吻了一下。
苏晴在一边看着,也不阻止。她对陈扬还是有些好感的,因为陈扬很阳光,每次对自己的女儿也好。
当然,如果她要是知道陈扬这家伙每天晚上偷看她洗澡,还将她当做幻想对象。那她估计要恨死陈扬了。
两人正要一起出门,便在这时,外面一辆面包车轰然停下。
接着下来四个人。其中一个人正是苏晴的前夫徐志!
苏晴立刻脸色发白。
小雪更是害怕,将头埋在了陈扬的怀里。
陈扬抱紧小雪,轻声安慰道:“乖,有叔叔在,叔叔保护你。”
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苏晴冷声冲徐志斥责。
徐志扫视了苏晴和陈扬一眼,随后冷笑说道:“哟呵,苏晴,你个骚狐狸,这么快就找了个姘头啊!不过你这眼光不怎么样啊,这家伙这么穷,哪儿能满足你吗。”
他说话当真是下流无耻。
苏晴立刻被气得七窍生烟,饱满的胸口剧烈起伏起来。“你嘴巴里最好放干净点。”苏晴警告徐志。
徐志冷笑连连,说道:“我呸,你在老子面前就装的跟个圣女似的。背后指不定是什么样呢。算了,懒得跟你啰嗦,给老子拿三万块钱来。”
苏晴一听徐志这么理直气壮的话,不由怒极反笑。“我凭什么要给你三万?咱们早已经离婚了,女儿的生活费你从来没给过。别说我没有三万块,就算我有,我就算扔给狗也不会给你。”
徐志说道:“靠,一夜夫妻百夜恩,你这娘们还真够狠心的。你那些金银首饰是我给你买的,现在拿来卖了不正好?我告诉你,你今天给也得给,不给也得给。反正我欠这些大哥们三万块,他们说了,要是你不拿出来钱,他们就拿你去做小姐来还钱。”
苏晴一听徐志这话,简直要气疯了。她厉声道:“滚,你给我滚。”
徐志脸色不好看了,道:“臭娘们,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他转头对后面的三人说道:“虎哥,你都看见了,这娘们不听话。反正她是我老婆,我现在拿不出钱来,你们就拉她去抵债吧。“
那三人都是彪形大汉,显然是专业的打手。其中一个叫做虎子的大汉冷淡的看了徐志一眼,说道:“我要去请示一下孙少。”说完就回身到了面包车前。
敢情面包车里还坐了一位。
苏晴见到这一切,她的脸色发白,娇躯剧烈颤抖。她将求助的目光看到了陈扬的身上,但又想到,自己跟这个大男孩无亲无故,他会帮自己吗?
再则,他一个人又敢得罪这些凶神恶煞吗?
便也在这时,虎子回到了徐志面前。他说道:“你老婆长的很不错,孙少说了,陪孙少一个月,这钱就算了。你没意见吧?”
徐志连忙说道:“当然没意见,当然没意见。”
虎子当下一挥手就让手下去抓苏晴。
苏晴害怕极了,便也在这时,陈扬就是抱着小雪,如一座渊岳大山挡在了苏晴面前。陈扬冷笑一声,说道:“无耻的人我见多了,像你们这么无耻的人真是第一次见。”
“滚开!”其中一名彪形大汉直接伸出大手来提陈扬的领子,想将陈扬一下丢出去。
陈扬反手一抓,直接将这大汉的手腕捏住,接着一扭。
大汉惨叫一声,痛得跪了下去。另一大汉见状,不由失色,他马上扬起钵大的铁拳,狠狠的砸向陈扬的脸门。劲风呼呼,威势骇人。
苏晴不由失色。
陈扬至始至终抱着小雪,他突然之间施展出一招蝎子腿来。腿如蝎子钩,直接钩中那大汉,那大汉顿时重心不稳,狠狠的仰面摔在地上。
虎子见状,微微失色,随后冷笑道:“哟呵,看来是个练家子啊!”
陈扬扫了虎子一眼,却是懒得理。苏晴害怕小雪有事,连忙过来抱了小雪,又感激的冲陈扬说了声谢谢。
那虎子面对陈扬,忽然一抱拳,说道:“在下程虎,师承程派八极拳,便向阁下讨教几招。”他说完之后,身子便动了。
动如雷霆,他的功夫绝对不是之前两个大汉能够比拟的。
手肘之上,条条青筋爆起,犹如一条黑蛇缠绕,恐怖到了极点。
“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。”陈扬嘀咕一声,见虎子拳肘如八极枪朝自己的咽喉扎来,他看也不看,一巴掌抽了过去。
这一巴掌抽的非常巧妙,而且快如闪电!
啪的一声,虎子立刻被这股巨力抽得原地打了一个转圈。
虎子满脑子都是金星乱舞,几乎被抽懵了。随后,他醒过神来,眼中流露出畏惧之色,他看了眼陈扬,转身就朝面包车走去。
因为虎子知道,眼前的年轻人是个绝对的高手。
这样的人,不是自己这群人能够得罪的。
虎子那边跟什么孙少商量后,马上就召集手下离开。他们也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主。
徐志见状也有些畏惧,马上就要跑。
“站住!”陈扬冷喝一声。
徐志身子一颤,跟见鬼似的看着陈杨,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陈扬冷笑一声,大踏步来到徐志身前。
“你别乱来。”徐志失色。
陈扬抓住徐志的手腕,咔嚓一声,直接将他的手掰断。“这是个小小的警告,下次再敢来打扰苏晴母女,我要你的命!”
陈扬话里带了森寒的杀意。
这种杀意是手上积累了数十条人命凝聚出来的。
一瞬间,徐志吓得屁滚尿流,快速而狼狈的逃离。
那徐志和孙少,虎子一群人来的快,去的也快。
陈扬回过身来。
苏晴抱着小雪,她眼里感激无限,真诚的说道:“谢谢你。”
“我叫陈扬!”陈扬微微一笑,说道:“晴姐,咱们是朋友呀,这点小事当然要帮忙。”他心里想的是,都把你看光了,这点忙当然要帮啊!
他是个打蛇随棍上的家伙,早就想亲近苏晴了。每次对小雪那么热情,也是想套个近乎。当然,他也是真喜欢小雪这小丫头的。
苏晴脸蛋微微一红,她身上有种好闻的天然香味。她同时也感觉到了陈扬身上强烈的男子气息。“朋友?”她又微微意外的念了一声。
陈扬露齿一笑,阳光十足,说道:“难道晴姐不愿意当我是朋友?”
苏晴忙说道:“当然不是。”她也不纠结这个问题,说道:“我上班快要迟到,真的很谢谢你,要不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吧。”
陈扬当然乐意得很,说道:“好啊!不过晴姐,你把你电话号码告诉我,我怕那个人渣再找你麻烦。到时候,有事你就联系我,怎么样?”
苏晴心头一惊,她也有些担心。于是就毫不犹豫的告诉了陈扬号码。
陈扬心里乐开了花,感谢苏晴的前夫啊!终于让哥们能跟苏晴更近一步了。
留下号码后,陈扬也回拨过去,随后便跟苏晴告别。因为他被这么一耽搁,估计也是要迟到了。
小雪是直接上的校车。
苏晴则是打的士去上班。陈扬慢悠悠到了站台。
挤着上公交车时,陈扬前面是一女白领。后面的人使劲挤,陈扬也就乐意朝女白领的臀上挤了过去。
那女白领立刻愤怒的回头看向陈扬,陈扬正打算说不好意思。谁知道那女白领怒道:“你挤个几把啊!”
陈扬立刻红了脸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一个!”
车上的人顿时轰然大笑。
陈扬上班的地方是雅黛化妆品公司。雅黛公司的规模不算很大,不过其中生产的香水销售量很不错。这家公司的资产已经达到了一亿人民币。
不过滨海是旅游发达城市,所以在滨海来说,只算是中等偏下的公司。
而陈扬在雅黛公司是一名骄傲的保全人员,简称保安。
雅黛公司的地点是锦湖大楼。
大楼一共四层,被雅黛公司全部租了下来。
陈扬到了公司大楼后,他先去保安休息室里换衣服。
“靠,老夏,今天怎么都这么安静啊。平时你们不都是已经牛逼吹上天了吗?”陈扬还没走进休息室,声音就先传了进去。
老夏是保安队长,陈扬为人洒脱,不计较,所以和大家关系处的很好。
此时,陈扬一进休息室,立刻就看见了公司的营销部门主管赵晓蕾寒着脸看着自己。
“我靠,又是这女人。”陈扬见到赵晓蕾便明白了一切。
而老夏和几个保安都待在一边,大气也不敢出。
大家都是一副陈扬你今天惨了的表情。
赵晓蕾穿着黑色包臀裙,性感,美艳。她长的很高,一双穿了黑色丝袜的美腿能让男人疯狂。
不过这娘们对客户热情无限,对下面的员工冰冷如寒霜。
陈扬和赵晓蕾是有过节的,只因为有次老夏他们吹牛说赵晓蕾的身材。陈扬为了跟大家合拍,说了句赵晓蕾那娘们的屁股,摸起来肯定很爽。
结果,好死不死被赵晓蕾刚好听到了。
从此之后,赵晓蕾就算是恨上了陈扬。
陈扬也觉得自己冤枉死了,老夏那群人说的更加过火,什么赵晓蕾陪客户睡过觉之类的等等。
怎么就是自己好死不死的撞到了枪口上。
不过,赵晓蕾虽然是领导,但却是营销部的。管不到保安部这里来。
所以赵晓蕾是时刻盯着陈扬,有时候有些搬东西的累活,便也毫不犹豫的来找陈扬。陈扬有的是力气,倒也不在乎。
且不说这些,此刻陈扬搓了搓手,干笑着说道:“赵主管好,您今天真漂亮呀。怎么有空大驾光临到我们这里来呀?”
赵晓蕾冷笑一声,说道:“陈扬,你足足迟到了半个小时。这是你这个月第三次迟到,按照公司的规定,你是可以被开除的。”
陈扬心里咯噔了一下,他狠狠的瞥了眼赵晓蕾,暗道这娘们真狠啊!原来一直盯着老子。
老夏见状忙站出来打圆场,说道:“赵主管,您看这陈扬也是年轻不懂事嘛,咱们再给他一次机会。迟到该扣钱就扣钱吧。”
陈扬也附和着说道:“是啊,是啊。”
赵晓蕾狠狠的瞪了眼老夏,说道:“夏队长,我还没说你呢。前两次陈扬分别迟到四十分钟和一个小时,为什么你都没有记录?我看你这个队长是不想干了吧?”
老夏虽然也是小领导,但他已经五十来岁,找这份工作不容易。而赵晓蕾是总裁林清雪面前的红人。所以他又那里敢得罪赵晓蕾,只能呐呐着闭嘴。最后无奈的看了眼陈扬,表示爱莫能助。
陈扬无语的说道:“赵主管,您说您一营销部门的主管。您跑我们这来管我们的考勤,这不是不拿人事部的领导们不当回事嘛。”
赵晓蕾冷声说道:“你是说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?”
陈扬叹息一句,说道:“哎,这话可是您自己说的。”
赵晓蕾不由气得脸色煞白,这狗日的小保安,太胆大包天了。居然敢这样无视自己的威严,赵晓蕾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你等着,我这就去找人事部。”
她说完就出了去。
刚一出休息室,后面就传来陈扬的声音。
“等等!”
赵晓蕾心中冷笑,她停下了脚步。她暗道:“混蛋,终于知道害怕了吧,要求饶了吧?哼,不管你怎么求饶,老娘都不会放过你。”
她回过头来看向陈扬,她很想看到陈扬服软的表情。
没想到陈扬玩味的说道:“赵主管,你扣崩开了。”
赵晓蕾立刻下意识的低头。
她这黑色的裙子有一颗胸扣,本来扣的很紧。这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崩开了,立刻……
不得不说,赵晓蕾这娘们虽然很凶,还睚眦必报。但绝对是个有料的女人啊,这都是她的实力啊!
赵晓蕾不由啊了一声,脸蛋通红。她忙转过身去,迅速将胸扣扣好。
便也在这时,陈扬慢悠悠的说道:“赵主管,您真要开除了我,那您以后就折磨不到我了咯?反正我要去外面找个保安的工作也不难。可您就再不是我的领导了。”
赵晓蕾立刻一个咯噔,暗道:“是啊,这保安的工作又不是金饭碗。不行,不能开除他,得慢慢的折磨这个家伙。”
一念及此,赵晓蕾回头狠狠道:“我怎么做,用不着你教。”说完之后就朝走廊上走去。
她一下走急了,脚下一扭,又一滑。立刻尖叫一声,便要摔个狗吃屎。
这地面可是光滑的大理石,这一下摔过去可是有些严重。
便在这时,赵晓蕾只觉眼前身影一闪。
接着自己就摔在了一个人的身上。
这个人当然就是陈杨,此刻,赵晓蕾压在陈杨身上。
两人的姿势极其暧昧。
本来,陈扬是可以直接抓住赵晓蕾的。但选择了毫不犹豫的躺了下去。
赵晓蕾不由脸红耳赤。
陈扬马上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晓蕾姐,我没事,我不疼。”
这货打蛇随棍上的本色又出来了。
赵晓蕾自然也不好怪陈扬,毕竟人家是帮了自己。
陈扬马上也跟着起来,他身上还有赵晓蕾的香味,这滋味真是让人怀念啊!
赵晓蕾匆匆忙忙的离开了。这娘们居然害羞了。
陈扬呵呵一笑。他回头时就看见老夏一群人在那偷看。老夏嘿嘿一笑,说道:“陈扬,你个小兔崽子,刚才那一下动作真快啊,我们都没看清楚,你就睡在地上了。”
一保安小李则玩味的说道:“扬哥,赵晓蕾那对肉球挤压的感觉怎么样?真羡慕你的艳福啊!”
陈扬干咳一声,说道:“背后莫要议论他人是非!”这货是前车之鉴啊,不敢乱说了。
众人那里不懂,马上轰然大笑。
这场风波就此平息。
陈扬换上保安服,带了电棍,跟皇军进城似的到处乱晃。美其名曰是四处巡视,及时发现安全隐患。
雅黛公司里,大多部分都是女性。
而且,化妆品公司嘛,对于员工着装的要求是漂亮。所以陈扬的大部分精力是发现美女,环肥燕瘦,美不胜收啊!
一路过去,跟看没剪过的武媚娘传奇似的,波涛汹涌。
在国外过了多年的腥风血雨日子。神经一直是紧绷的。
回来之后,陈扬觉得这样平静的小日子才是他所喜欢的。可以自由在在,无拘无束。
下午的时候,陈扬正在休息室里午休。
突然,手机响了。
陈扬接过,是老夏打来的。老夏声音严肃,说道:“陈扬,快到总裁办公室来。”
陈扬心里一个咯噔,难道林清雪出事了?
林清雪就是林南的妹妹。
陈扬来不及拿电棍,迅速出了休息室,朝总裁办公室奔去。
总裁办公室在四楼,此刻,办公室前,老夏一群人都在外面待着。
赵晓蕾也在,她一脸凝重。
“怎么了?什么情况?”陈扬冲赵晓蕾问道。
赵晓蕾见了陈扬,仿佛见到了主心骨。因为老夏根本没什么主见。
赵晓蕾压低声音说道:“庆安集团的齐娇娇带了手下猛将独眼来跟林总谈生意,我怕里面出什么意外,所以叫大家来防备着点。万一里面有情况,大家就立刻冲进去。”
陈扬恍然大悟,他说道:“林总一个人跟他们谈?”
赵晓蕾说道:“里面还有商务部的唐青青部长和林总一起。”
陈扬思索一瞬,他冲赵晓蕾说道:“你让大家都忙自己的去,我进去陪着林总。”他说完就直接敲门。
赵晓蕾不由无语,这家伙怎么这么冒失。
里面传来林清雪的声音,说道:“谁?”
陈扬马上说道:“林总,我是保安部的陈扬,赵主管吩咐我来,说是您谈生意,身边得有个使唤的人。”
赵晓蕾见状也就忙附和道:“是啊,林总。”
办公室里的林清雪和唐青青不由一喜,这齐娇娇和独眼太嚣张跋扈了。两个女人的气场被压迫得很弱,这时候来个男人也好。
当下,林清雪说道:“好,进来吧。”
陈扬当下就推门而入,随后也就关上了门。
办公室宽敞明亮,林清雪和齐娇娇相对而坐。唐青青坐在林清雪的身边,那独眼却是冷冷的站在齐娇娇的身后。
齐娇娇长的妖媚至极,浓妆艳抹。她冷冷的说道:“林总,我还是那句话。这家雅黛公司,包括你新研究的一号香水秘方,全部都卖给我。我出给你八千万的价格,八千万,也足够你挥霍一辈子了。”
林清雪还没说话,唐青青已经气得饱满剧烈起伏,她气愤的说道:“齐总,我们雅黛公司每年产生的利润就有一千五百万。总价值已经接近1.5亿。而且,这次我们林总研究的一号香水更是无价之宝,一旦推出,我们的业绩翻倍都不是不可能。你居然要八千万买下,也欺人太甚了。”
那独眼是个光头的男子,他身上有种彪悍的杀气。这个独眼,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但是他的名声在滨海市是响当当的,独眼开了个黑水保安公司,他手下的保安个个骁勇。而独眼则是保安之王。
独眼看向唐青青,他淡淡一笑,说道:“唐小姐,我们齐总和林总谈话,你还是不要插嘴的好。你这么年轻,如果出点什么意外,我会感到很可惜。”
唐青青顿时脸色煞白,她那里听不出独眼话语里威胁的意味。
独眼又看向林清雪,说道:“林总,咱们华夏有句成语,叫做见好就收。滨海市龙盘虎踞,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。你一个弱女子,还是要懂得顺势而为才好,否则最后难免人财两失。当然,林总,我没有威胁你的意思,只是好意的提醒。”
这特么就是赤果果的威胁啊!林清雪一向冰冷沉稳,但她终究是女孩子。这时候不禁害怕起来。
但很快,林清雪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很抱歉,雅黛公司是我所有的心血。不管你们出多少钱,我都不会卖。我相信,华夏是一个法制社会,没有人能乱来。”
齐娇娇哈哈一笑,说道:“林总,你还真是个小女孩啊,童话梦没有醒,还不知道这个现实的残酷。”
“你们请吧。”林清雪实在是受够了,冷冷说道。
齐娇娇说道:“林清雪,你最好还是好好的想一想。”
“我不用想了。”林清雪强硬无比的说道。
齐娇娇正欲说话,陈扬先说了,道:“我说你们这对狗男女是不是耳朵有毛病啊,我们林总已经让你们离开了,怎么还赖着不走了。”
这句话一说出来,现场立刻变得落针可闻。
林清雪与唐青青嘴巴张成了o型,擦,这个小保安也太吊了吧,居然敢这么跟齐娇娇和独眼说话。
而齐娇娇与独眼也是呆了一呆,一时之间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回过神后,齐娇娇与独眼勃然大怒。
无论是齐娇娇与独眼都是滨海市响当当的人物,怎么能容忍一个小保安的侮辱。
齐娇娇眼中露出寒意,她站起身面对陈扬,却是对独眼说道:“独眼大哥,看来你要教教这个小贱种怎么做人了。”
独眼冷冷看向陈扬,说道:“很好,你是这么多年来,第一个敢当面辱骂我的人。”
陈扬摸了摸鼻子,忽然嘻嘻一笑,说道:“看起来你很牛啊,我年纪轻,不懂事。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,你特么倒是打我啊!”
“找死!”独眼眼中崩出寒意,脚下一动,那坚硬光滑的瓷砖忽然龟裂开来。
独眼是正宗的少林俗家弟子。如今的少林寺虽然已经商业化,大部分的僧侣都不会功夫。不过少林寺闻名已久的就是功夫,所以少林寺还是有内门武僧。这些和尚都是有真功夫的。独眼就是从少林寺内门出来的,他的鹰爪铁布衫非常凌厉。
此刻,独眼动怒,脚下一踩,地面龟裂。他手成鹰爪,手背上条条青筋如蚯蚓盘根,恐怖至极。独眼一脚踏出,施展的是少林寺中的天罡禹步。双脚内盘外扯,摩擦之间产生强猛的力道。
顿时,人如雷霆,瞬间就已来到陈扬的面前。接着,鹰爪手狠辣凌厉的抓击向陈扬的腹部。
少林寺的鹰爪铁布衫也是国术。
国术只杀敌,不表演。
既然要动手,就要存杀人的心。所以独眼这一出手是相当可怕的。
陈扬也是行家,眼睛微微一眯,就知道这独眼是个高手。闪电之间,眼前一黑,劲风辛辣。他的腹部发痒的厉害,眼看躲避已是不及。
对方来的太快太快了。
就在这时,陈扬突然也动了。
他施展的是自己看家本领,羚羊挂角的身法。
所谓羚羊挂角,无迹可寻。
那羚羊在山间奔腾,来去自如。
独眼只觉已经触摸到了陈扬的衣服,突然,陈扬就斜里一窜,贴着自己的爪子奇妙的跳了出去。
这一下的躲避,妙到毫巅!
在林清雪,唐青青,齐娇娇的眼里,陈扬简直就已经是移形换影的大神通了。
陈扬瞬间来到了独眼的右侧,接着一招搂腰割草施展出来。居然是大手从独眼的肋下穿过去,直接将独眼抱在了腰间。
这是形意拳中的一招,模仿农民伯伯用镰刀割草。
独眼被抱住,还来不及有任何变化,只觉一股大力压迫而来。瞬间让他四肢百骸的劲力全部散去。
独眼顿时大骇。
陈扬却是邪邪一笑,说道:“靠,你特么还真要打我啊!看来我得替你爹教训教训你。”说完就将脚下的鞋子踢到空中,一手接住,然后就用鞋底板啪啪啪的连抽了独眼十来下。
这十来下可是又重又狠,抽得独眼惨叫连连。
齐娇娇,林清雪,唐青青不由看傻眼了。
独眼是什么人?是滨海市的绝顶凶神恶煞啊!居然被个小保安用鞋底板打屁股。这太不可思议了,传出去,独眼也没脸混了。
陈扬抽完之后,才将独眼丢了出去。
独眼摔在地上,鼻涕眼泪一大把,他挣扎着爬了起来,也不说话,直接狼狈的逃走了。
齐娇娇一见独眼走了,也是一呆。
陈扬看向齐娇娇,嘿嘿一笑,道:“臭娘们,是不是也要我来打你屁股才肯走?”
齐娇娇尖叫一声,脸色煞白,立刻也跟着跑了。
解决完这一切,陈扬才将鞋子穿好。他向还呆呆傻傻的林,唐二女说道:“林总,唐部长,我就先出去了啊。”说完转身就走了。
别看陈扬解决独眼轻描淡写,实际上,却是陈扬修为玄妙的精髓所化解。
独眼这种高手,的确是难以对付的。
陈扬出了办公室,那办公室外,赵晓蕾,老夏等人都还在。
老夏等人跟看妖怪似的看陈扬。一个保安嘀咕道:“我靠,陈扬,你可以啊。你用鞋底板抽了保安之王独眼的屁股。”
陈扬不喜欢张扬,他呵呵一笑,说道:“人家是保安之王,那是说会训练。又不是说功夫多好,我以前当过兵,打这家伙也不是难事。”
众人这才恍然大悟。
赵晓蕾看陈扬的目光已经彻底不同,她觉得陈扬真是够爷们儿,够有男人味。
“大家都散了吧。”陈扬挥挥手说道。
老夏等人也就听话的散去,无形之中,陈扬的威严已经形成。
陈扬也就跟着离去。
进入保安休息室后,老夏却是有些闷闷不乐。
陈扬直接捶了老夏的肩膀,说道:“靠,老夏,你在想撒呢?是不是担心我抢你保安队长的位置啊?你放心吧,你是我的老大哥,我就是辞职不干,也不能跟你抢饭碗啊。”
老夏还真是担心这个,闻言不由讪讪一笑,说道:“臭小子。”
其余保安也对陈扬大生好感,大家又是一起说说笑笑。
半个小时后,商务部部长唐青青亲自来到了保安休息室。陈扬正在跟没值班的保安们扯淡吹牛,说道:“以前在越南的丛林里,那些大毒枭躲进去,难找的很。而且啊,毒枭们的装备比老子们正规军还吊。娘的,有一次,老子差点就挂在里面了。幸好……”
大家听的聚精会神。
唐青青咳嗽一声。
陈扬一众人立刻回头。
唐青青穿着蓝色的仙女裙,雪白的脖子上戴了一条钻石项链。显得格外的有气质。
唐青青一向在众多保安面前是表现得很严肃,很有领导威严的。
所以大家在唐青青面前也不敢放肆。
那知道,陈扬这货见了唐青青,马上就嬉皮笑脸的道:“唐部长,您今天穿的真漂亮啊。您这一来,咱们这休息室立刻蓬荜生辉啊!”
唐青青本来还想板着脸蛋,但听着陈扬蹩脚的恭维话,还是觉得好笑。她深吸一口气,憋住笑意,随后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你跟我来吧,林总要见你。”
陈扬说道:“哦,好好好,我马上来。”说完就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。
“哎呀,唐部长,你这条手链很有品质啊,我瞧瞧。”陈扬一边走,一边抓住了唐青青的玉手,装模作样的打量起来。
唐青青也就站住,让陈扬好好的打量。
陈扬左右摸索,占尽便宜,心头那是一个暗爽啊。
“看出来是什么品质了吗?”唐青青淡淡的问。
陈扬依依不舍的放下唐青青的手,说道:“这条手链应该是和田玉石,恩,价格不菲啊!青青啊,像你这样的美女,只有这样的手链才能衬托出你高贵的气质。”
这货打蛇随棍上的功夫一流,不知不觉就拉近关系,喊起青青来了。
“这是我在地摊上买的,十块钱一条。”唐青青淡淡的说道,说完就在前先走。
陈扬顿时呆在当地,那叫一个窘啊!
陈扬是个厚颜无耻的人,很快又屁颠屁颠的跟上了唐青青。唐青青心里其实在笑。对于陈扬,她的感觉很异样。
之前在办公室里,陈扬虽然神勇铁血,但她对陈扬有一种陌生的距离感,但现在陈扬这个德性,反而让她觉得很亲近。
陈扬一来到唐青青面前,唐青青便收敛了笑意,一本正经。
“青青啊,我有个问题很好奇。”陈扬又说道。
唐青青淡淡道:“好奇什么?”
陈扬说道:“你是B吗?”
唐青青怔住,随后怒道:“你什么狗眼,老娘是C。”
陈扬不疾不徐,说道:“哦,我还以为你在里面塞了垫子什么的,看来是货真价实啊。”
唐青青脸蛋羞红,这特么讨论的是什么跟什么啊!
干脆,唐青青就不再理睬陈扬这个流氓。
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总裁办公室里。
林清雪正在办公桌前翻看销售报表,不过她显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唐青青关上了门,对林清雪说道:“林总,陈扬来了。”
林清雪便合上了销售报表,她起身来到沙发前坐下。唐青青坐在她的身边。
“小陈,你不要拘谨……”林清雪话还没说完,陈扬已经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沙发上,二郎腿直接翘起。拘谨?这货就不是会拘谨的人。
林清雪算是无语了。
这家伙怎么这么自来熟啊!
反倒是陈扬,陈扬被林清雪这么一说倒有些不好意思了,立刻放下了二郎腿。
“你叫陈扬对吧?”林清雪问道。
陈扬点点头,说道:“是啊!”
林清雪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真没想到,在我们保安室里,还有你这样的高人。”
陈扬呵呵一笑,说道:“一般一般,世界第三。”
林清雪与唐青青微微一怔,再次感到无语,这家伙也太不谦虚了。
林清雪又说道:“你这样的身手,为什么会来屈尊到我们这里来做个小保安?”
陈扬脱口说道:“因为这里美女多啊!”
林清雪与唐青青差点要吐血,这哥们,你也太实诚了吧。
林清雪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:“就因为这?”
陈扬不理解的道:“难道还不够吗?”
林清雪无奈,微微叹息一声,说道:“好吧。那你以前是做什么的?”
她是有意要给陈扬升职的,但也怕陈扬是商业间谍,所以要问个清楚。
陈扬说道:“哦,我以前是当兵的。后来退伍了。”
林清雪说道:“在那个部队?”
陈扬虽然是在胡扯,但又那里会被林清雪这小丫头片子给唬住,一顺溜的说道:“沈阳军区,野战营的,营长是兰剑锋。”
林清雪说道:“那按理说,你应该会有很丰厚的退役费用才对吧?毕竟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”陈扬说道:“退役的十二万给我死去的战友的家属了。”
实际上,陈扬在血狼雇佣团里时,身价有三亿多人民币。不过,他一分钱都没带走,全部分给下面的人,做遣散的费用。这是他的愧疚。
林清雪与唐青青闻言不由对陈扬刮目相看,觉得这家伙还真是够义气,是个真汉子。
陈扬之所以这么说,也是想要取得林清雪的信任。如此才好贴身保护嘛!
林清雪沉吟一瞬,说道:“这样吧,陈扬,我让你当保安队长。”
陈扬连忙拒绝,说道:“那可不行。老夏是我的老大哥,如果您要我当保安队长,那我还是辞职不干了。”
林清雪不由问道:“老夏是谁?”
陈扬一呆,随后说道:“老夏是现在的保安队长啊!”
林清雪与唐青青恍然大悟。林清雪可不能让陈扬辞职,她说道:“那要不,以后你做我和青青的司机兼保镖。”
陈扬心中大乐,要的就是这一茬。他马上又财迷的问道:“问题是没问题,但那得涨工资啊!”
林清雪与唐青青掩嘴而笑。林清雪说道:“给你一个月开一万的工资,行不?”
陈扬连忙点头,说道:“行,行,太行了。”
“好,你下去忙吧。晚上开车送我们回去。”林清雪说道。
陈扬达到了自己的目的,自然欢喜。便也就不再多说,出了办公室。
下午五点,林清雪与唐青青出了锦湖大楼。
陈扬也被叫了过来。
林清雪将一串车钥匙交到陈扬手上,说道:“你有驾驶证吧?”
陈扬说道:“有。”
林清雪的座驾是一辆宝马七系,四五十万的样子。
陈扬先给林清雪和唐青青屁颠的打开车门,将两位大小姐迎进车里后。他才坐进驾驶位。
陈扬开车的技术十分的娴熟,倒车,转弯一气呵成,跟玩漂移似的。林清雪与唐青青看在眼里,不由觉得这家伙还真是人才。
林清雪和唐青青是住在一起的,住的是柳叶别墅区。
陈扬将两女送到后,林清雪说道:“车就给你开了,明天早上七点半准时到我们这里来接我们。”
陈扬说了一声好嘞,随后打转方向盘离开。
柳叶别墅区的安保设施很不错。加上这里都有监控设施,陈扬对林清雪的安全还是放心的。
出了柳叶别墅区,陈扬一看时间还早,便直接拿出手机给苏晴打电话过去。
虽然雅黛公司里美女如云,但苏晴才是陈扬的心头好啊!他念念不忘的是苏晴说的晚餐。
电话很快就通了,苏晴的声音很是温柔。她说道:“您好,这里广埠屯手机专营店,很乐意为您服务。”
陈扬干咳一声,说道:“晴姐,我是陈扬。”
苏晴恍然大悟。“小陈,是你呀。”
这声小陈让陈扬听的颇为郁闷,他说道:“我今天下班早,我来接你下班吧。”
苏晴顿时脸蛋一红,说道:“太麻烦你了,我自己可以回来的。”
陈扬说道:“晴姐,那几个家伙不简单啊,我怕他们找你麻烦。”
苏晴被陈扬这么一说,顿时害怕了,便立刻说了地址。
陈扬立刻屁颠屁颠的开车赶了过去。
见到苏晴的时候,苏晴正在手机店前等待,她已经下班了。
此时夕阳的余晖洒照在苏晴的发丝上,映衬得她有如神女一般。
陈扬在车里看的一呆,他不由自主想起了苏晴洗澡时的模样。
哎,不能乱想了。不然待会起了反应,多尴尬。
陈扬直接打开车门,冲苏晴笑嘻嘻的喊道:“晴姐!”
陈扬笑容灿烂,叫的那是一个甜啊!
苏晴看见这个阳光大男孩,没来由的心情好了起来。她会心一笑,随后又看见陈扬的宝马,不由奇怪起来。道:“这车?”
苏晴可不认为陈扬有钱买的起车,买的起宝马的人要住三百一个月的廉租房吗?
显然是不会的。
陈扬便说道:“这是我们公司老板的车,我现在给我们老板开车呢。来,晴姐,上车。”他说完就很殷勤的给苏晴打开车门。
开的是前车门,他自然是要苏晴坐在自己的身边。
苏晴也就上了车。
随后,陈扬也上车,启动车子。
苏晴微微意外的说道:“原来你会开车呀?”
陈扬打了个哈哈,说道:“我以前当过兵啊,这都是在部队里学的。”
苏晴恍然大悟。
陈扬又说道:“咱们是不是要先去接小雪?”
苏晴说道:“不用了,今天是周五。小雪被我妈接过去了。”
这倒不奇怪,周末苏晴要上班,也没办法照顾小雪。
陈扬奇怪的道:“晴姐,你爸妈是滨海这边的人?”
苏晴说道:“是啊。”
陈扬说道:“那你为什么不住在家里,要住在外面?”
毕竟,苏晴住的环境很艰苦。
陈扬问完,苏晴的嘴角牵扯出一丝苦涩的笑容。
陈扬马上体贴的说道:“要是不方便说就算了。”
苏晴说道:“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。你今天也看到了我那前夫对吧?当初我爸妈不同意我嫁给他,但是我执意要嫁。现在落得这步田地,也只能怪我自己脑子进水。这是我的报应,所以,有什么苦,我都得自己担着。”
陈扬微微一叹,说道:“父母那里会怪自己的孩子,你又何必要为难自己。我相信你爸妈不会怪你的。”
苏晴说道:“但我自己会怪自己。就这样吧,我觉得现在也挺好的。”
陈扬当下也就不再多说。
苏晴又说道:“对了,我说过要请你吃饭。你想吃什么?”
陈扬咧嘴一笑,说道:“晴姐你喜欢吃什么,我就想吃什么。”
苏晴莞尔一笑。随后又问道:“对了,你不是滨海人吧?”
陈扬说道:“我不是,我老家是个山旮旯里的,说了晴姐你也不知道。”
“你父母呢?”苏晴问。
陈扬微微一怔,他的目光忽然复杂起来。
今年,陈扬二十四岁,他自从有记忆起,就是和师父在大兴安岭的大山里生活。
是师父养育了陈扬,并教了陈扬功夫。十六岁那年,师父安排自己去了国外执行任务。后来,师父也不知道去了哪儿,再也联系不到。
陈扬索性就加入了一支雇佣军里。
他出色的身手和聪明的头脑马上让他出人头地。可后来,那雇佣军的大哥容不下他,想杀了他。
陈扬提前发觉,逃了出去。他一怒之下,自己建立了血狼雇佣团。
五年的时间,血狼雇佣团成为了国籍一流团队。狼王陈扬,更是雄霸四方。
至于父母?
这是陈扬最迷茫的,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,他觉得自己是个没有根的人。
“我没有父母,也没有亲人。”陈扬说道:“我有记忆开始,就是我师父抚养的我,但现在我师父也失踪了,我不知道他在哪里。”
苏晴呆住,她本来觉得自己的人生够灰暗的。但与陈扬比起来,却又仿佛不值一提。无形中,苏晴觉得陈扬让她很亲切。
车子里弥漫着苏晴身上的天然体香,这种香味让人迷醉。
苏晴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
陈扬咧嘴一笑,说道:“我早习惯了。”
“那你以后有没有什么打算?比如,找个姑娘组建一个家庭?”苏晴说道。
陈扬呵呵一笑,说道:“我就一把傻力气,没钱没车没房的,那里会有姑娘愿意嫁给我呀。”
苏晴说道:“你千万别这么说,你是个很优秀的小伙子,一定会有好姑娘喜欢你的。”
陈扬嘻嘻一笑,说道:“那晴姐你呢?”
苏晴一呆,脸蛋便是红了,只是说道:“你是我弟弟呀,我当然喜欢你。”
陈扬心头好笑,傻晴姐,那你可是不知道你弟弟早把你看光了。
这个问题不适合深深探讨。
最后,两人随便找了一个餐厅坐了下来。
陈扬倒是想喝点酒,把苏晴灌醉,然后看看能不能在酒后发生点美妙的事情。不过啊,苏晴直接不让陈扬喝酒,说他待会要开车。
陈扬这个郁闷啊,暗自腹诽,看来下次一定不能开车。
就在他失望的时候,苏晴忽然说道:“不过我们可以打包饭菜回去喝酒。”
陈扬顿时大喜。
苏晴心里自然是苦闷的,所以她忽然之间也想喝酒。
两人打包好饭菜后,苏晴又买了一瓶剑南春,还有十来听啤酒。
半个小时后,开车回到了苏晴的家里。
苏晴的租房不大,微微的有些凌乱,并不是那种井井有条的。
而且,陈扬一进来就看见了床上的小内内和黑色的文胸。他看的眼睛发直,苏晴则是脸蛋发烫,连忙将这些东西收拾起来,塞进了被子里。
“早上睡过头了,没来得及收拾。”苏晴有些心虚的解释。
陈扬呵呵一笑,说道:“我那里更乱呢。”
接着,两人将酒菜在桌上放好,喝起酒来。
陈扬心里这个激动啊!
苏晴每次说要喝,他也不阻止。
他脑海里浮想联翩,全是苏晴在卫生间里洗澡的美妙情形。他不知道多少次幻想着跟苏晴进行那美妙之事,如今苏晴近在眼前,又怎么会不激动。
而且啊,陈扬还在想,会不会苏晴也是有些想要,所以故意说要喝酒,给两人创造机会呢?
把自己灌醉,给别人机会!
不多时,苏晴就脸蛋红彤彤的。这时候的苏晴显得格外的娇媚可爱,像是个小女孩似的。
两人一杯又一杯,最后,苏晴真的醉了。
陈扬却是清醒得很,他将苏晴抱到床上的时候,心里又是激动又是矛盾。
“娘的,老子到底是做禽兽,还是禽兽不如呢?”陈扬嘀咕着。

下载书城客户端
即可免费阅读更多内容